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不想谈恋爱的姐姐 > 02.对许亦静的怨念

02.对许亦静的怨念(1 / 2)

我并不认识他。

也不尽然,我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其实昨天晚上我们才见过面,他就是那个拨通了我的电话,然后把狼狈的许亦静交到了我的手里的南锣鼓巷小鲜肉,声音很好听的那个。

我们本应该是萍水相逢,见过就忘的。但谁能想到,萍水这么快就又相逢了呢。

“这么巧?”我也很惊讶,发自内心的。毕竟北京这么大,两千多万人口中的两个陌生人,在一万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积上连续遇到两次,这个概率堪比中奖。

“等人呢?”他问我。

“对啊。就是昨晚上那个。”我往身后的展览馆方向随意一指,笑道:“里面加班呢。”

“嚯。”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姐姐可以。”

“那是,姐姐就是姐姐。”我顺嘴道。

“你是不是要进去找她?”

“是啊,但是我没证件,保安不放行。”我无奈地一摊手,“这不是等着呢么。”

“走,我带你进去。”他转身就往入口走。

“你也在这布展?”我快步的跟上去,看他从兜里掏出一个胸牌来,在保安面前晃了晃,又回头指了我一下,“我同事。”

看门的保安明知道我不是他同事,但只要有人对我的进入负责他就没有意见了,于是嗯了一声。走过保安身边的时候,正好对讲机里嘈嘈杂杂的有声音传过来,说:“核实过了,是朗垣地产的,可以进来。”我对保安笑了笑,快步走进了大门。

“你是朗垣地产的?”他问我,显然也是听见了对讲机里的话。这时我兜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了起来,于是我敷衍的嗯了两声,接通了电话。

“怎么了?给我打这么多电话?”许亦静在电话里问我,声音中气十足。

我一方面放下了对她的担心,一方面也勾起了对她不接电话的恼火,不禁骂道:“是你手机哑巴了还是你自己聋了?我打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没听见呗。”许亦静在电话里说,“刚才有人过来核实身份,你进来了吗?”

“已经进来了。”

“一号馆你认识吗?直走,门最大的那个,别迷路。”

这时我的胳膊被人碰了碰,我回头,那鲜肉对我指了指右边,意思是他是要拐弯走了。我左手拎着咖啡右手拿着手机,实在腾不出一只来挥手道别,只好用真诚的眼神望着他,微笑点头,努力地传达出自己的谢意。

他在原地停留了一秒,似乎是有什么事让他犹豫了一下。我看着他,用眼神予以询问,对着电话里的许亦静说:“能不认识么,你当我傻小子呢。”

鲜肉笑了一下,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转身而去。

我挂掉了许亦静的电话,走到一号馆门口。须臾,高跟鞋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被空旷高顶的展馆放大,听上去就像一些恐怖悬疑片的开头。我从脚步声中就听出是许亦静了,回过头去看着她的身影闪出,对她道:“你电话来的真不是时候。”

“你来的才不是时候,我正跟人吵架呢,你把我的势气都给打乱了。”

“没良心,早知道我把咖啡送人了。”

“送谁啊你!”许亦静不屑,把咖啡袋子从我手里拿过去,准确的拿出属于自己的那一杯,“我差点被执行方气死。”

“吵完了吗?”

“快了。”她手搭上我的肩膀,把我往展馆里面带,“你得再等我一会儿。”

今天是2015年9月12日,距离北京秋季房展开幕还有5天。展馆里叮叮咣咣的都是装卸的声音。

许亦静带我走到了朗垣地产的展位,位于主展馆中比较显眼的位置上,毕竟是大公司。今天是第一天布展,还看不出展位的样子,但我瞄了一眼效果图,还不赖。

她与布展的执行方在做一些细节确认,说起话来恨不得一字一个钉,我在一旁看着,真庆幸自己是她的朋友而不是她的下属。许亦静的几个下属都很年轻,围站在她旁边,像一群吃米的小鸡般频频点头,嘴里说着:“明白、好的、懂了……”

我喝着咖啡,看着这些年轻人,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碰见的鲜肉同学,觉得年轻人挺难的,但是,还是年轻好。

“时间表你们都有,严格执行,该今天完成的事不要拖到第二天去。”许亦静扫视了那几个年轻人一眼,“你们几个的分工还有没有不清楚的地方?”

“没有了,没有了。”几个人连连摇头。

“行,能自己解决的事就自己解决,不用什么都问我。解决不了的再给我打电话。”许亦静从地上把包捡起来,掸了掸,对着下属露出笑脸来,“每天的工作餐都别凑合,吃点好的,留着票回头我给报了。还有,晚上要是太晚了就都打车走,尤其小姑娘,注意安全。”

“谢谢许总,许总再见。”几个年轻人也随着许亦静的笑容放松下来。

许亦静现在很像我刚上班时遇到的那个总监,每次严厉起来我都很想撂挑子不干了,但他又总在我即将把挑子撂下的边缘给我很多人文关怀,让我对撂挑子这种想法感到愧疚。

许亦静和我一样,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我们也都习得了这一套。而我们曾经的领导,一定也是这样子走过的。

也不知道这应该叫做套路,还是应该叫做传承。

最新小说: 霸道总裁宠鲜妻 艾泽拉斯奥术轨迹 最强小村民 从雷劈之后开局 全世界都是我们的cp粉 综漫之力闯异界 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 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 指夫卫婚 城主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