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都不叫事儿(1 / 2)

会议乏味而冗长,曹晖滔滔不绝的跟我们讲着他们总公司有多么厉害,他们大老板江总有多么厉害,还有他和江总的关系有多么多么好。

我听得昏昏欲睡。

林絮在桌子下悄悄地挂掉了两个电话,渐渐的显出些焦急的神色来。我俩互相递了几个眼神后,我抖擞了一下精神,逮住曹晖喝水的一个空隙阻断了他的长篇大论,“曹总,不知道你们这边想找合作的设计公司,具体是希望我们做哪一部分的内容?是项目的包装宣传,还是开发公司的?”

“这个……”曹晖往后靠在椅背上,笑吟吟地看着我,“我们公司也是初到北京,还处于一个筹备的阶段,各个部门都在洽谈相关的合作。营销宣传这边当然是我来负责,我个人是很相信苏弥的能力的,但是公司还是要求要有一个比较、竞稿的流程。”

他看着我,希望我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我自然听得十分明白,于是转开头看向了林絮,林絮立刻道:“这是自然。曹总您看这样好不好,您公司的大致情况我们也有一个初步了解了,回头您让人把需要比稿的内容发给我们,包括时间和具体要求。另外,正式合作的内容我这边也需要一个清单,方便出报价,您看可以吗?”

“可以可以。”曹晖点头,“小林,你记一下。”

林江南那边也已经被曹晖的长篇大论催得昏昏欲睡了,闻言便缓缓地从椅背上直起腰来,手指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了几下。

曹晖很不满意,不禁哼了一声,却对我道:“他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太自我,哪像咱们那会儿!咱们那会儿领导说什么是什么,让干什么干什么。是不是,苏弥?”

我笑了一声。心说:是个屁。

林江南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脑屏幕,手指依旧在键盘上跳跃,就像没听见曹晖说的话一样。我偷偷瞄了一眼他的屏幕,眼瞧着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跳进了文档里:废话真多!

英雄,所见略同!

林絮那边合上了笔记本站起身来,已经奈不住想走的心情了,伸出手走到曹晖面前,“多谢曹总,非常期待能有机会与橙时合作。有什么事我就先与小林联系。”

“让苏弥直接联系我也可以,我们是老同学,说话方便。”曹晖看着我,期待我积极主动的与他添加联系方式,可惜我只是点头敷衍。没办法,曹晖只好先把自己的微信打开,调出二维码来递到我面前,“你扫我吧。我还组织了一个咱们那届的同学群,回头把你也添进去。”

二维码都递过来了,我也只能把他添加了进来。他的微信名字叫‘一览众山小’,我忽然恍惚这人到底是不是跟我一届的,怎么感觉更像我爸爸的同学呢?

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连林江南和符芸的微信也一并添加上了。这样一来,林絮也开始逐一添加,大家彼此一勺烩。我还顺手建了一个群,“微信群还是挺方便的,有什么事群里一说,大家都知道了,直接沟通效率高。”

曹晖看我一眼,显得有些失望,似是责怪我没有理解他的用心良苦。林絮再次上前跟曹晖握手,“多谢曹总,那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了,

“哎?不行不行,这都快六点了,我订好了包间的。”曹晖起身拦住我们,“一起吃了饭再走,我跟苏弥是老同学,七八年没见了!”

我和林絮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坚定。林絮客气的笑道:“曹总真的不用客气,我回去还有事呢,下次吧,下次我们请您。”

“对对对。”我也赶忙附和,“有事呢。”

曹晖看我一眼,“你们林总有事我不好勉强,你要是也走,就太不给我面子了吧?”他手一摆,一副挥斥方遒的样子,“一顿饭而已,耽误不了什么事。实在为难的的话,你们程总那里我去说。”

妈的。我心中暗骂。

林絮掩嘴笑,“咳,瞧您说的。我是真有事,要不然今天我们就该请您吃饭的。”

我一听这话,知道林絮这是打算断尾求生了。

果然,林絮眼巴巴地看着我,“要不……苏弥你看你……”

我已然挣扎无望,仓惶间看见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林江南和符芸,对曹晖道:“那也行,反正到饭点儿了,大家也都辛苦了,一起吃饭吧。我请客。”

符芸毫无存在感的推了推眼镜,不置可否。林江南有点意外地看着我,我看他嘴唇动了动好像要说话,生怕他会吐出一个‘不’字来,于是凑过去一指头悄悄地戳在了他的腰侧,他抖了一下,越发的诧异。

我面带笑容,死死地盯着他,“去吧!一起去吧!你们也都辛苦了。”

曹晖那边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我不能给他机会,用二倍速穿好了外套戴好了围巾,盯防一般地跟着林江南走出了会议室,“我车就在楼下,一会儿你坐我车走吧。”

“不用。”林江南说。

我一听这话差点颓了,好在他紧接着又说:“餐馆就在楼下。”

我跟着林江南走到他的格子间。他桌面真干净,文件放的整整齐齐,桌上除了一只水杯外什么杂物都没有,跟我们组那几个男设计师的桌面简直天壤之别。

林江南把电脑收好,看看我又远远地看一眼曹晖办公室的方向,低声问我:“你怕他啊?”

“也不是。”我摇了摇头,否认道。

曹晖跟我是同一所大学,但不是一个系的。大学四年他追了我三年,追的并不是多么热烈,但却追的人尽皆知,追得足够尴尬。他的追求史就像一部又臭又长的季更连续剧,让我不胜其烦。

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一点都不。

最后一次见他是大学毕业之后。他听闻我男朋友姚峰回了老家,便跑来向我表白,而我照例拒绝了他。那天他略带悲壮的看着夕阳,说他一定会证明给我看,他有能让我幸福的能力,然后转身而去。

当时许亦静也在现场目睹了全过程,我俩双双毫无波澜。

最新小说: 艾泽拉斯奥术轨迹 最强小村民 从雷劈之后开局 综漫之力闯异界 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 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 指夫卫婚 城主别闹了 麻衣废婿 正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