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忙碌的年底(1 / 2)

我在马甸把符芸放下,可能对她来说能逃开魔性的新裤子是一种解脱,所以下了车后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林江南往前探过身来,胳膊搭在副座的椅背上问我:“需要我坐到副驾上去吗?”

我不解,歪头看他一眼又道:“都行,随你喜欢。我没什么特别的需要。”

他笑了笑,“有的女生开车,如果副驾没人会紧张。”

“你看我刚才紧张吗?”我笑了,利落的把手刹一松,然后一脚油门汇入主路的车流中,“小小年纪,不要这么多刻板偏见,尤其是关于性别的。”

“好吧。”他重新靠回了后座的椅背上,“其实我是觉得这样一前一后坐着,感觉像网约车。”

“你怕下车付钱啊?”

他片刻没言语,然后我听见他叹了口气,“唉,这天儿聊的……”

我笑了起来,摆了摆手,“开玩笑开玩笑,别往心里去啊!”

车开了几分钟,我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林江南的目的地,正要开口问他,身侧就递过一个手机来,“导航设好了,麻烦你了。”

“客气。”我瞄了一眼他的手机,显示目的地是在北京交通大学附近,“交大啊,那片我还挺熟的,以前经常去交大体育馆打羽毛球。我就住在阜成门,离得很近。”

“我以前也经常去那打羽毛球。”林江南说着又探过身来,余光里我能感觉到他在看着我,“你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乐了。

‘我们是不是见过’——这话简直可以荣登路边搭讪常用语的榜首,而且还是很拙劣的那种,毫无技巧,毫无创意。我真心想劝劝他,真的,这么年轻要学点好。这是一个讲究创新的年代,哪怕是跟人搭讪,也要多动动脑子。

但是看在他三番两次帮助我的份上,我没有说,只是很肯定的回答他:“没有。”

“哦。”他悻悻地缩回了后座。

这时,林江南的手机震了一下,上方滑下来一条微信的消息。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看到的,但因为消息很短,所以只大致扫了一眼便看完了,五个字:你到家了吗?

发信息的人叫‘小雨’,乍一看还以为天气预报。

“有信息。”我把手机拿起来递给林江南,他拿过去看了一眼很快又给我递了回来。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又一个消息滑了下来,还是小雨:能回个消息吗?

我刚想去拿手机给他,就听见他说:“没关系,一会儿我再回。”

“我开我的导航也可以。”我说。

“没关系,快到了。”他回答。

气氛莫名的就因为这两条信息变得有点尴尬。我并不擅长营造话题,他在后座沉默不语,我就只能像一个专车司机,一挪一顿的把车行驶在晚上9点还堵车的西直门桥上。

这破路选的,真糟心。

过了几分钟,可能林江南也觉得有点别扭,问我道:“你们准备接我们公司的项目吗?”

“为什么这么问?”

“看得出来你不喜欢曹晖。”

“那你也看的出来我不是老板吧?”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接或者不接我说了也不算。不过……商业合作嘛,曹晖只要在业务上不刁难我们,在付款的时候不拖沓,我也没什么意见。”

“他那个人是不怎么样。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同学啊!”我失笑,“曹晖刚才不是使劲强调的么。”

“哦对。”林江南也乐了,探过头来看了看我,“你跟他实在是不像同学,他像四十多的,你像二十出头的。”

我听得心中舒畅,笑道:“我本来也是二十出头,出的头大了点儿,但也是头。不过曹晖确实是真显老,尤其是气质。”

“的确是。”林江南应和。

导航传来‘您已到达目的地’的声音,于是我把车停下来,然后把导航用的手机递还给了林江南,他接过手机问我:“曹晖已经结婚了,你知道吧?”

“不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嗯……”林江南拉上外套的拉链,“倒是也没什么关系,你知道就行了。”

我狐疑地看着他,他略显窘迫,清了清嗓子,“咳,我看他好像对你有意思,想提醒你别上当。不过以你的态度,我估计你也不会上当。”

“谢了,当我是肯定不会上的,但如果我们给橙时做设计服务的话就总得见着他,想起来也是够心烦的了。”

“也不一定,毕竟他是总监,估计你更常见到的应该是我。”他紧了紧领子准备下车,“我尽量帮你。”

“帮我什么?”

最新小说: 艾泽拉斯奥术轨迹 最强小村民 从雷劈之后开局 全世界都是我们的cp粉 综漫之力闯异界 快穿之带着主神去打怪 穿书指南之翻身做女主 指夫卫婚 城主别闹了 麻衣废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