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怎么又是你(1 / 2)

晚上11点多,林絮给我发了条信息,说明天要请一天假,关于橙时地产的事让我先去跟程立仁汇报一下。我自然答应,顺便又问了问她女儿的情况。

林絮说她女儿现在吃什么吐什么,发高烧,吃了退烧药刚睡着。家人话里话外的说是因为她给孩子乱吃零食导致的。

“我早出晚归的,一天几顿饭都不是我在弄,谁知道她都吃了些什么?这话我还不能说,说了我老公就会说我一天到晚忙的连孩子都顾不上,反正横竖都是我的错!”

隔着屏幕我都看见了林絮的委屈,但我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或许她也不需要我的劝慰,只是希望能有地方说说而已,就像我跟许亦静说曹晖的事一样,其实我也就只能说说。

转天下楼去开车,第一件事就是到后座找林江南的胸牌,果然掉在了座位下面。我拍了一张照片发给林江南,告诉他找到了。

胸牌上贴着他的一张证件照,拍的不错,干干净净的气质。表情很平静但眼睛里带着笑意,我觉得应该算是他最具代表性的模样,感觉很有亲和力。

许亦静凑过来一把便把胸牌抢走了,目不转睛的盯着胸牌上的照片,由衷的赞叹道:“不错啊!真不错!他哪年的?是北京的吗?有房有车吗?单身吗?”

我抢回胸牌放进自己的包里,“不知道不知道,统统不知道!”

“那我再多给你四个字的评语:朽木不可雕也。”许亦静戳了我脑袋一下,“行了,我知道是六个字!”说完,她转身拉开自己那辆车的车门钻了进去,又滑下车窗跟我说:“回头再见面替我谢谢他。”

“这还像句人话。”

手机响了一声,我拿起来,是林江南发来的消息,“多谢。”他说。

我到公司后约了程立仁,把橙时的事情跟他大致汇报了一下,他兴致高昂,嘱咐我多跟曹晖沟通。我试探性地问他能不能把这个项目给别的组,程立仁问我为什么,我回答不出来。毕竟曹晖现在也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仅仅是我个人的反感,这并不算理由。

林絮连着两天没有来,再见到她时她脸上写满了疲惫,但积压的工作并不理会她的疲惫,从她走进公司门的那一刻便像山一样的向她压过去。

她的女儿是感染了肺炎,与吃了什么并无关系。可林絮的老公依然说是因为林絮带孩子去了室内游乐园,所以才会被传染。林絮一边为孩子的身体焦心,一边还要承担来自全家无端的指责。我也替她累心,可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帮她买杯咖啡而已。

橙时比稿的细则发了过来,就是橙时公司的LOGO设计,设计要求通篇都是废话,不看也罢。我有点头大,因为LOGO这东西看着很简单,但其实它背后隐含的东西很复杂,要做一个LOGO,等于是要连同橙时地产和它的母公司江美集团都要了解清楚,这样才能提炼出关键词,然后再基于这些关键词去图形化。行业特性、公司定位、甚至有话语权的领导的口味都得考虑。

我和林絮拢着我们组的设计师做了一整天市场调研又开了一整天的会,这才各自去做方案,等内部比稿后挑出几个靠谱的再做细化。

周日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办公室的照片,以示自己苦命的在加班,没一会儿林江南便点了赞,我不满地哼笑一声,手机扔到一边,随之而来的又是一条消息,也是林江南发来的:“你在公司加班?”

“是啊,你还要再口头点赞一次吗?”我回复他。

“我也在加班。”

我抿嘴笑了笑,“那我心理平衡多了。”

“前天你问我要的江美集团的资料我整理好了,不过有些比较老的资料没有电子版。”

“多谢,那麻烦你先把电子版的发给我吧。”我发过去这条消息后便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晃动鼠标开始尝试进入工作状态。

微信自顾自地沉默了一会儿,几分钟后,叮的一声把我从发呆的状态里激活。我打开一看是我们公司的地址,林江南发来的,他问我:“你们公司是这个地址吧?”

“对的。你要给我发快递吗?”

他发了一个表情肯定了我的说法,然后再没有声音了。我丢开手机点开电脑里的郭德纲相声集,开始工作。

临近中午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还是林江南,问我的部门现在有几个人加班。我探头往外看了看,“算我五个人,怎么了?”

又没动静了。

我觉得怪怪的,他这个问法感觉像是要给我们订饭,难道橙时还管合作公司的员工餐?我可没听说过这么高尚的甲方公司,这还不得被乙方吃破了产?

林江南没再发消息过来。我一边工作一边琢磨了一会儿,终于奈不住好奇心,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你准备请我们吃饭?不用了,我们公司管饭。”

消息刚发现出去,就听见门口一个声音说道:“那你们公司管咖啡吗?”

我一个激灵抬起头来,见林江南正在我办公室门口站着,胳膊肘下夹了个文件袋,手里还拎着两个星巴克的纸袋,正笑吟吟地看着我。

“你怎么来了?”我过于惊讶,声音差点劈了。

“代表甲方来慰问一下。”他走进来,把东西放在我桌上,“我那边工作做完了准备回家,想着正好顺路,就把资料给你直接送过来算了。”说着,从纸袋里拿出一杯咖啡,“拿铁,行吗?”

“太行了。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把咖啡捧进手里,热乎乎的。

“我穿少了,太冷了!看到你们楼下有咖啡店,想喝口热的,就顺便也给你们买了。”他拎着咖啡到外面的办公区,给加班的同事每个人一杯。我看着他的身影,不禁啧啧赞叹。这是一种怎样的甲方?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他不远万里来到乙方,像吹进寒冬里的春风那般温暖。

了不起。

林江南分完咖啡回到了我的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脱了外套后露出里面的帽衫,比起穿西装时的样子原地年轻五六岁,像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真好看,真养眼,我们公司怎么就不招个这样的呢!

“你多大了?”我问他。

他微微一愣,“24了。”

最新小说: 指夫卫婚 城主别闹了 麻衣废婿 正灵人 八零俏媳翻天了 初婚有棘 等不到 路人甲的穿书日常 神豪之从捡宝箱开始逆袭 我靠颜值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