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剑种 > 第2章:残破剑谱

第2章:残破剑谱(1 / 2)

近凌晨,除了天边的悬月,一片死寂。

一个身影推着独轮车,沿着街边来到一条胡同,浓郁的血腥味,在风中散开,几条野狗正在舔着地面的血。

“滚~”

用棍子打跑了野狗,来到一堆尸首旁,拖开上面的,露出劲装男子。

“死了没?”

劲装男子缓缓睁开眼,气息若有若无,嘴角流出血,虚弱的道:“槐……槐……胡同,第……第五房……”

槐树胡同,第五间房?

任秋低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你是让我带你去,槐树胡同,从头开始的第五间房?”

“那里有什么?”

“药……药,钱……”

……

任秋推着独轮车,小心翼翼的来到一胡同外,左右安静,偶尔有几声狗叫,很快就被主人家打熄。

把独轮车停在胡同口,看了眼周围,独自一人往前摸,很快就到了一院子门口,看着上面上锁,但也不放心,贴在门板上听,里面悄无声息。

退后几步,躲在远处,捡起一块石头,用力的丢过去,打在门板上。

“啪……”

许久没有动静,还是不放心,再丢了几块石头,反复确定无人后,这才放心回去。

推着独轮车,来到门口,瞧着上面的锁,看向劲装男子:“钥匙在哪?”

“脚,脚……八块……砖……”

任秋点点头,蹲下身子摸索着,果然有一块砖石松动,掀开一看,一枚钥匙在下面。

开了门后,月光下院子里静悄悄,推着独轮车进去,把门关好后,打量着院子。

院子不大,也就一间屋子,没上锁,推开门就进去,一股淡淡的霉味刺鼻,应是许久无人打理过。

安全起见,没有点灯。

“钱在哪?”

“中,中堂,画,画后……”

任秋闻言,抬眼一扫,在淡淡的月光下,整个墙面就一副画,神色露出兴奋,搓了搓手,好似迫不及待,转过身就要去摘画。

劲装男子神色诡异,眼神露出一丝讥讽,居然无声无息的站起身,贴了过去。

忽地,身子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惊骇,方要有动作,脸色一黑,软瘫在地。

任秋缓缓转过身,叹了口气,看着倒在地上的劲装男子:“是不是感觉浑身麻痹,动弹不得……这是长得有些像曼陀罗,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毒蛛草的根刺导致的。”

“你一个能打拼出一个数十人帮派,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又能逃过那么多人眼睛,假死脱身,你没有点后手,我是不信的。”

蹲下身子,抽出腰间的匕首:“真的,我救你只是想拿钱财,并不想惹事的……”

匕首刺入劲装男子脖子,血水呲溜喷出,溅了他一身一脸。

早在发现男子假死的时候,他就做了准备,把毒蛛草的根刺,贴在男子头发上,用一根细长的线困住,绑在独轮车上,只要突然起身,毒刺就会刺入。

虎头帮帮主,就这样彻底死了。

画后是一暗格,抽出来是一锦盒,打开一看,里面十几根金条,还有一瓶不知用途的药丸。

压在最里面的,居然是一本残破剑术秘笈。

……

半个月后,任秋在院子里定定而站,忽地手中一探,一柄匕首以诡异的弧线,速度极快的变动方向。

许久,方才停下。

吐了口气,抹了抹额头的汗,暗道:“还是不行,这具身体太虚弱了。”

得到剑术秘笈后,只是一眼明悟了其中诀窍,这是一讲究快、狠的剑术,注重技巧和杀伐,以诡异为主,让人摸不到痕迹,从而刺杀。

最让他感到兴奋的是,自己学习这残破剑术,脑海中那枚虚无的小剑,居然凝实了一点点,不是他日夜观想,早对它熟悉,还真发现不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极快的明悟的原因。

最新小说: 神豪从物价贬值一万倍开始 楚河记事 龙婿奶爸归来 致命恐怖 拳职武神 五行灵珠记 都市人生好得意 冷宫开局签到葵花宝典 草根选调生 随身空间:农家恶妇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