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剑种 > 第7章:圈子 上

第7章:圈子 上(1 / 2)

脏乱、饿殍,成排成排头顶插着枯草的人,行人的脸上,麻木绝望,没有一点生机。

这就是大街上的景象。

短短三个月,形势越发恶劣。

任秋之前一心练武,几乎不关注外界情况,今天考核通过,浑身压力一松,徒然发现,周围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么多饿殍,卖儿卖女的,为何官府不管。

看样子,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本来略松的心情,立即提了上来,加快脚步回去,到了胡同口脚步一顿,几个神色凶悍的人,在那蹲着。

其中一人看见任秋,脸色微微一变,立即起身,踢了一脚旁边的几人。

他们认识我。

任秋心中一动,面上不动声色,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穿过胡同到了家门口,就见门口站着四五个短衣男子。

缓缓走过去,气血暗暗流转。

“可是任秋兄当面?”

“不错,是我,你们是?”

任秋扫了眼门框上,早上出门前插的枯草,并未落下,说明门没打开过。

脸色稍稍缓和,暂时可以说明,这些人没有敌意。

问话的人,是一扎着小辫的男子,干净利落,拱手道:“在下袁征,在城里城外,做些赌档的买卖。”

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一张欠单,递了过来:“这是你父亲在我赌档,欠下的九两银子的欠单,上面有签字画押,至于真假,还请仁兄看看。”

任秋接过,看了眼就知道是真,在家里也有一张欠单,从被他杀死的父亲身上摸出来的。

“九两银子?”

“不错,九两银子。”

任秋手指摩擦着欠单,三个多月前的九两银子,利滚利下,到现在数百两都有可能。

这群人,什么意思?

早不来晚不来,刚好今天来。

心中掠过一丝明了,从腰间取下钱袋,直接丢了过去,小辫子接过,也不看多少钱,拱手道:“钱到据毁,打扰了。”

说罢,转身就走。

忽地脚步一顿,转过身道:“对了,任兄,这些日子我派手下弟兄过来寻你,都未撞到你,但在你家门口,倒是发现不少心怀不轨的人,怕惊扰你家人,被我偷偷处理掉了。”

“我查了这些人的身份,都是一些下三滥的混混,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袁兄高义,多谢了。”

任秋深深的看着他,念头飞转,一下子想明白许多事,之前他就疑惑,为什么赌档的人还未找上门来,现在看来人家早来了,只不过并未动手,反而是帮他看家护院。

根本原因,是他进入了武院。

至于为什么今天突然出现,定是打听到了,自己今天考核,一旦过了什么都好说,不过的话,那就另外一张欠单了。

想到这,有些感叹,能在城里活得滋润的,都不是简单的人啊。

“任兄不必客气,相识便是缘,当下世道越发乱,多交一个朋友多条路。”

“天色也晚了,就不打扰了,告辞。”

小辫子拱手,带人转身离去。

任秋搓着手里的欠单,一用劲震成粉末,轻笑道:“有点意思。”

回到家,把肉食用瓦罐炖好,来到院子里。

凝神观想,脑海内那枚小剑,青灰色荧光流转,一半凝实一半虚幻,相比昨日,今天又凝实了一点点。

按照这个速度,最多两个月,就能全部凝实。

两个月么?

周源。

任秋睁开眼,一丝浓烈的杀机,一闪而过。

第二天一早,刚出胡同口,就见几个短衣男子在那蹲着,见了他立即点头哈腰。

“你们这是?”

“袁老大吩咐的,让我等在您家门口守着,怕一些不懂规矩的人,惊扰了您家人。”

任秋微微颌首:“那就多谢了。”

……

一处赌档,大清早的无人,十余个短衣男子在收拾清扫,在二楼房间,小辫子靠在一妙龄少女身上,手里捏着两枚铁蛋,转动着。

旁边凳子上,坐着几个短衣男子。

“袁爷,你为何不直接跟那姓任的说明,咱给钱雇佣他做事,不就行了么,何必费这么大事,折腾兄弟们都有怨言。”

“蠢货一个,现下世道越来越乱,有点实力的高手,都被无数人盯着,以咱们的实力,收买一些没有背景的人还可以,武院出身的,是我们能请得动的?”

“可,可是我也打听了,姓任的在武院,可没有什么朋友靠山,昨儿勘勘过考核,我看着也就一般啊。”

小辫子嘴角一抽,手中铁蛋一捏,挺直身子,一脚揣在说话的人身上:“你懂个屁,武院再普通的弟子,那也是武院的弟子。”

“县里两家武院,哪一个不是庞然大物,门下弟子众多,高手如云,只要咱们搭上一点边,在这越来越乱的世道,就是护身符。”

“袁爷,咱们又不缺钱,要不咱们也托点关系,入武院?”

小辫子无奈的瞥了眼几人:“袁爷我就是从武院出来的,只不过没有过考核而已,至于你们……还是算了吧。”

几人尴尬,对视一眼。

……

……

最新小说: 神豪从物价贬值一万倍开始 楚河记事 龙婿奶爸归来 致命恐怖 拳职武神 五行灵珠记 都市人生好得意 冷宫开局签到葵花宝典 草根选调生 随身空间:农家恶妇不好惹